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艺术世界
空中课堂如影相伴 0

同学们认真记录老师讲授的重点内容。“数学课马上开始啦!请家长们让孩子提前做好准备。”3月10日13:50,惠农小学六(4)班的微信群里发来老师的提示信息。家住石嘴山市惠农区红果子镇红宝小区的张世明搬着板凳坐到茶几前,头一低一抬地认真记录。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追忆吴野:在四川文学现场引领思潮

日期: 2020-03-16 09:15:25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分享到:

  □记者 吴梦琳

  3月6日,四川省文学评论家吴野逝世,享年90岁。

  提起吴野,也许很多年轻读者并不熟悉,但这个名字,在改革开放以来四川文学发展中却不可缺位。

  吴野原名吴衍钦,曾任四川省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在过去几十年间,针砭评判,引领文学思潮,堪称四川当代文学评论的领军人物。

  “吴野的文学批评绵延半个多世纪,涉及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学术论著、影视戏曲等方面。”省社科院研究员王林说,吴野一直与四川文学现场保持零距离接触,也因之形成了独特的现场批评风格,积极倡导文学要关注社会现实,曾大声疾呼文学应该要回归到“人民生活深处”。

  着力“当代”“当地”研究四川文学

  从20岁参加工作,担任一名宣传干事开始,吴野就与四川文艺结下不解之缘,结识了省内很多作家、诗人、编剧等,了解着他们的生活、经历和创作。

  改革开放后,省社科院成立文学所,吴野担任所长。当时文学与许多其他文艺行业一样,正处于蓬勃发展阶段,大批文学工作者都充满激情,创作活动十分活跃,但文学研究却相对滞后。

  “作为专门搞文学研究的学术机构,在新形势下如何开展工作、如何定位、如何发展,需要作一个方向性的选择。”王林回忆,当时对搞古典文学、外国文学的呼声很高,但吴野经过多方考量,与时任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负责人陈荒煤以及四川文学界人士多次沟通后,认为四川的文学研究不能照搬,而要走自己的特色路线,就是落实到“两当”:“当代”和“当地”,一是当代文学创作,二是当地特色作品。

  在这样的原则下,上世纪80年代初,省社科院同省作协、川大中文系、川师中文系等合作,成立了文学理论研究学会,并举办了一系列对于李劼人、巴金、沙汀等四川作家作品的学术研究会,尤其是对于四川作家艾芜,吴野花了大力气进行研究,发表了多篇对于艾芜作品的研究论文。

  面对当时四川持续涌现出的大量年轻后辈们新创作的文学作品,吴野与省作协负责人多次商量后,认为也应当好好给予研究和评价。在他们推动下,1982年,省社科院与省作协共同主办的全国第一家省级文学评论刊物《当代文坛》诞生,创办近40年,至今仍在全国文学研究学术领域产生影响,也为四川文学走出盆地起到重要助力。

  疾呼文学创作要回归生活深处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吴野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平时待人很和善,说话语气温和,但对于学术问题却观点鲜明,敢于发声。

  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明泉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自己刚开始从事文艺研究,与吴野常有信函往来,他经常鼓励自己多写文章,把视野放开些。“2001年省文艺评论家协会成立后,聘请吴野担任评协顾问,但凡有活动,他不仅出席,而且还多次发表极富激情和见地的讲话。”

  在吴野看来,文学创作活动应该是作者和读者的双向互动,双方共同参与其中,才让文学真正有了意义。在他的《艺术美的创造与欣赏》专著中这样写道:“如果说,创作是作者向读者发出的一项召唤,他把自己在生活中发现的东西奉献给他们,召唤他们来共享他在生活中获得的感受,那么,欣赏就是对于这项召唤的应答——不论读者将会对这部作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它都是一种应答。没有得到应答的召唤是没有意义的,等于是不曾发出过的,同样,没有得到欣赏的创作也是没有意义的,类似一个酝酿于胸而未曾实现的梦想。”

  因此,吴野认为文学应该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曾有一段时间,文学创作显露出疲软的状态,回避社会现实,反而在形式上下功夫。”王林说,对此吴野大声疾呼:“前些年那种从人民生活深处生长出来的艺术花朵,那种使得人心头发烫、热血沸腾,或者迫使人面对着现实和历史陷入沉思的沉甸甸的作品,都到哪里去了?”时隔多年,如今四川以现实题材创作为主线的精品佳作不断涌现,但这些话语仍然振聋发聩,让人警醒,引人深思。

更多教育
更多科技